• 主页
  • 生活方式>
  • 我成为现在喜爱料理的大冢太太,只因为一颗想要为家人煮美食的心 >

我成为现在喜爱料理的大冢太太,只因为一颗想要为家人煮美食的心

浏览次数:316发布时间:2020-07-10 18:07:01文章分类: 生活方式

我成为现在喜爱料理的大冢太太,只因为一颗想要为家人煮美食的心

相信嫁到日本的台湾媳妇很多,但像我这样嫁来跟日本公婆和小姑住在一起的一定不多。其实对我来说当初来日本,即将与婆家人住在一起,远比面对新的环境、不通的语言和不同的文化还要令人害怕。最初之所以决定和婆家住在一起大部分的原因是经济的考量,大冢先生太早婚是没有什幺稳定基础可言的。另一方面也考量到我是外国人,先跟日本家人一起住,适应日本的生活后再独立也许比较好。

我在婆家的新生活,一开始真是坐如针毡,日文说不出几句的我只知道先抢着跟婆婆分担家事,为的是不想让别人认为台湾女生懒散。每天眼睛一睁开像无头苍蝇似地,洗碗槽里只要有一样东西就赶快去洗起来,洗衣机里的衣服一洗好就迅速跑去晾衣服,抢着吸地板,抢着收衣服、烫衣服,搞得自己和别人都很累。婆婆也很不好意思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做,每天我们家像是在进行比不完的抢家事大赛,看谁做最多好像就可以赢得悠哉吃晚餐的权利。

这样的生活其实比在台湾上班还累,虽然我以前上班时也很厌世,但最起码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时间久了我开始怀疑自己一个堂堂的硕士毕业生在这里做什幺,甚至有出了门不想太早回家的念头,深深领教了将自己困在千里之外的这份爱所带来的沉重感。

跟婆家人之间的磨合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日本生活初体验充满了挫折感,光是与婆家人的磨合已经快要把我的精力与信心磨光了。虽然婆家人一直都很善良亲切,他们为了接纳我这个外人其实也做了相当的努力,但我们之间总是隔着一层虽是家人但又过于客套没有亲近感的隔膜。他们愈是对我好,我愈是觉得有压力,自己一个外国人在这里只能处于被照顾的状态,于是开始极端地胡思乱想。有时在每天抢着做家事的情况下觉得自己嫁过来是来当个台佣的,有时又觉得在婆家好意的保护下自己像是温室里的花朵,是个只能做做家里杂事的闲妻。

那段时间我常常会莫名其妙地流眼泪,跟大冢先生之间的冲突也不少,但对我来说最可悲的地方是在日本没有娘家可以回!电视里常上演的剧情,夫妻吵架妻子回娘家,过几天先生来道歉接妻子回家,以上的情节是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若真的冲动想回娘家,还要看那天有没有机票,再花一笔钱坐飞机回去,这趟回家之途麻烦又遥远,所以我都是跑到公园坐一坐就好,坐公园比坐飞机可以省很大。没想到在台湾完全不看公园一眼的我,那几年坐公园的经验让我对日本的公园有种说不出的依恋感,也喜欢上日本公园的绿意与宁静带给我心灵上的抚慰以及让心情可以舒缓沉澱的能力。

庆幸的是,还好我自己是个想突破现状不愿被困境打败的人,相信着滂沱恣意的风雨为的是成就雨过天青后更出色的景致,任何绝望逆境的尽头会有希望的缺口。尤其是大冢先生一直都陪在我身边支持着我,那两年他和我住在台湾的经验让他可以理解并同理我的这些不安与偏激的想法。于是我们开始想办法改善,与其搬出去住,不如先从与家人之间的相处开始着手,毕竟我们的问题不是在于谁与谁不合,或是谁欺负谁这种八点档连续剧里的情节。

料理改变了我与家人的关係

经过多次检讨后发现最大的问题还是自己,想太多、钻牛角尖、过度揣测他人心意和完美主义等等都是关键。在大冢先生的开导和婆家人的耐心配合下,我也渐渐地调适自己的生活步调与态度,慢慢在另一个国度中寻找人生的意义,以及在大家庭的日常生活里有一个让身心可以栖息的位置。然而最后改变我最大的竟然是料理,当我全心投入料理为家人煮一道一道他们爱吃的菜时,我也感受到料理具有一种魔力,让我在他乡的异国生活中找到疗癒人心的力量,也让我们一家爱吃鬼打开心胸热络地交流起来。

很多人曾经问我:「是不是嫁到日本后就得像印象中的日本太太一样是料理强人?」「当了日本太太后手艺才这幺好吗?」「在日本有上过课还是特别的训练吗?」其实一直在唸书的我对料理本来是一窍不通的,而且上面的问题都不是主要的关键,我之所以会成为现在喜爱料理的大冢太太,只因为一颗想要为家人煮美食的心,想要看到他们满足快乐的表情。听着他们说好吃、下次还要吃,或是要求我煮这煮那给他们吃,看着自己的家乡菜在这里这幺受欢迎,发现日本家人们渐渐有个台湾胃,还有两国料理的融合激起了令人惊豔的火花等等,我都觉得自己也具有魔法了。所以对于那些大家经常问我的问题,我都回答:「我的手艺是被我们家那一群爱吃鬼训练来的,但我甘之如饴。」

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当我有一颗想为家人料理美味的心后,我与婆家间的磨合也有了很大的转机,爱吃的一家在料理的魔法下变成了真正的家人。原本相敬如宾的隔阂在美味的食物前消失无存,有的只是享受美食的欢乐气氛与人们最原始的食性与食欲展露带来的坦诚相见而已。接着就请大家来看看我们家的日常料理,我选了其中具有特殊意义和纪念性的五十道食谱,在这本书里与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