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H生活台>
  • 广福宫与紫云阁施赠撞期 赶不及领救济品贫老闹场 >

广福宫与紫云阁施赠撞期 赶不及领救济品贫老闹场

浏览次数:711发布时间:2020-07-08 14:03:54文章分类: H生活台

广福宫与紫云阁施赠撞期 赶不及领救济品贫老闹场
特别报道:康妃媛

广福宫与紫云阁施赠撞期 赶不及领救济品贫老闹场

一群贫老质问工作人员为何还有红包却不派发。

广福宫与德教会紫云阁的施济贫老活动撞期,造成近400名贫老赶得及第一场、赶不及第二场,结果因领取不到救济品而大闹一场!

广福宫与德教会紫云阁不约而同的在今日举行施济贫老活动,而由于两者的时间只相差半小时(德教会紫云阁是在上午9时起进行;广福宫则在上午9时30分),令近400名先到德教会紫云阁领取救济品贫老,无法在半小时内赶到广福宫(于槟华堂平章堂举行)领取救济品,结果在华堂篱笆外吵闹。

据了解,广福宫今日只准备施济1000名贫老,而到上午9时30分,只有600多名贫老前来领取救济品,所以就关上华堂的铁门, 以派发救济品。

喝问“有红包却不派”

在华堂的铁门关上后,从德教会紫云阁领取救济品的约400名贫老这时才陆陆续续的赶到,而由于篱笆门已关上,他们就在篱笆外大闹,更有者大喊:“不公平!为什幺还有红包却不派发!”

由于场面混乱,在场的红新月会队员只好劝请贫老们别推挤,以免受伤。

眼见贫老们不愿散去仍在大闹,广福宫理事会成员只好把铁门打开,让贫老们进来。

贫老们在挤进华堂后,原本以为只要等着就可以取得红包及救济品,但是却久久没收到救济品与红包后,于是就找工作人员争吵,并质问为什幺还有红包却不愿派发?工作人员却表示红包已派发完毕。

贫老们不肯罢休,指其他贫老表示这里还有红包并未派发。工作人员则说:“那是你听别人说的,这里的红包确实已派发完毕。”

贫老质问,既然已没有红包可以派发。为什幺还让他们进来等待?工作人员表示,是他们自己要进来的。

派红包负责人已离开

针对此事,《》记者询问广福宫信理会成员时,他们表示,派发红包的信理会负责人经离开了。

记者过后在槟华堂附近的咖啡馆访问数名贫老时,他们表示,德教会紫云阁给他们的红包是25元,但只给65岁以上的贫老;而广福宫的红包则是30元,60岁以上的贫老就可以获得,但是必须出示身分证来证实年龄。

较早前,广福宫理事会查账陈旦表示,广福宫每年都会在农历新年来临时,派发小红包给各民族贫老,以让他们过一个好年。

他说,今年拨出的福利基金共2万令吉,每名贫老可获得广福宫派发的20元红包、一块面包和一罐饮用水。

广福宫未呈重建围篱图测

针对广福宫重建围篱一事,广福宫信理会主席拿督斯里邱吉寿说,信理会还未向槟岛市政厅提呈图测,并会和市政厅商讨,以获得最佳解决方法。

他说,在围篱未重建前,该宫已在五六个月前于广福宫几处重要的地方安装上闭路电视,惟两三个月前的凌晨还是会有数名疑是吸毒者在广福宫外敲门。

出席者包括主席拿督斯里邱吉寿、总务拿督黎兆荣、查账陈丹、财政陈裕才、信理员拿督陈国才、拿督谢瑞发、谢承春、拿督高明华、李祖源、杨允山、杨明基、邱武辉及拿督李志煌。

广福宫与紫云阁施赠撞期 赶不及领救济品贫老闹场

邱吉寿(左五)颁发1000元支票给红新月会成人部官员(VAD Officer)李素玉(左六),左起为谢瑞发、高明华、邱武辉、黎兆荣、邱吉寿、杨明基、李素玉、李志煌、杨允山、陈国才、李祖源、陈丹、陈裕才和谢承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