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E屯生活>
  • 几许风雨拥抱彩虹‧柯继雄七彩人生靠画布舖陈 >

几许风雨拥抱彩虹‧柯继雄七彩人生靠画布舖陈

浏览次数:223发布时间:2020-06-19 02:44:40文章分类: E屯生活

几许风雨拥抱彩虹‧柯继雄七彩人生靠画布舖陈“我今年65岁,看起来不像吧。很多人都这幺说。”大马着名画家柯继雄谈起自己的岁数,只有自豪,不会不好意思。他自豪的是自己活到这把年纪,经历了风雨,拥抱着彩虹,前方尽是轻鬆写意。2003年,从生活了31年的澳洲墨尔本回归槟城,那是柯继雄早已安排好的晚年计划。从澳洲到大马,生活环境和社交圈子都不同了。不变的是从不离身的画笔颜料。晚年过得写意,靠的是他年轻时奋力以夺目色彩,从画布上一路舖陈出来的。这个11月,“柯继雄回顾展”在槟州艺术画廊进行(至11月30日),这一整个月的年度大展(概括他1967年至2011年的作品)对本地画家而言,就像娱乐圈颁奖礼的“终身成就奖”同等份量。曾办44次个人画展柯继雄九十年代在澳洲成为专职画家,至今已在海内外举办了44次个人画展,每张画作市价6万令吉以上。这个简单的阐述,已清楚看到他在大马画坛的地位。这些个人成就,自然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听他说先苦后甜的人生,等于看他那些走过大时代背景的画作,比如六四事件系列(80年代)、柏林围墙倒塌系列(80年代)、落叶归根系列(90年代)等一样,他的人生和他的画,就是他走过的生命轨迹。在画作上,他的选择以半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sm)走过人生。那些东方文化的符号或醒目、或隐晦地出现在画面上。画作的整体风格非常西化色彩鲜亮撩人,冷暖色调互动,内心情感总是澎湃。这幺一个感情丰富的人,很早之前已经理性的规划好自己的晚年人生。“8年前,我决定从澳洲墨尔本回归槟城,理由很简单,就是要为自己的晚年作合理的安排。我用了整年的时间搬家。这包括了用一年半的时间找房子,找画室,为房子装修。一切準备妥当,再投入画画。”落叶归根的呼唤如此强烈,始终因为家乡亲情血浓于水。“年轻人在外面闯是好事。达到某种成就时,就会想要怎幺安逸过日子。但,在外面多成功也好,多厉害也罢,究竟不比真正在家乡生活的好。也许槟城的居住条件不是最好,可是在这边长大,家人朋友感情都在这,应该没有其他地方比这更适合度过晚年。”弃医赴澳学画他从来不否认,今日朋友们羡慕他日子除了画画,就是优哉闲哉的游山玩水,招呼朋友吃喝做菜甚幺的,但人们并不知道他过去是怎幺苦过来的。60年代,他在槟城锺灵中学毕业后顺利取得台湾大学入学证书,获选的是医学专业。但他就是叛逆,毅然放弃医科专业,赶赴澳洲学画。父母希望他当医生,他选择了绘画。那时候,他不知道画画的路原来比学医的路更艰辛。刚到澳洲,那是种族歧视最严重的六十年代。因为语言沟通不良,连听课都成问题。到后来教课时,又被学生嘲笑口音不改,每次见面孩子们都把手指拉长眼角,把嘴角弯起,名正言顺地告诉他,澳洲人看不起黄皮肤,看不起他这个老师。那时候,结束了艰难的求学生涯,他不想迎合他人作画,更不想沦为画匠,所以决定在当地中学教美术。教学那几年,柯继雄回忆起来频频摇头说:“辛苦啊!每天咬紧牙根,甚至想自杀。后来特地付费去学澳洲英语,慢慢建立威严,花了一段时间才让学生信服。”旅游寻新灵感柯继雄最苦的时候,是去澳洲的第二年。“父亲去世了,家里的经济支柱没有了,我必须出外打工赚钱维持学业。我去餐馆当侍应生,在歌剧院里帮忙带位,週末帮人做打扫清洁工,放长假就去工厂当生产员等。辛苦是很辛苦,但都是很好的经验,至少也体会了不同层面的生活。”获澳洲经纪人提拔那些年的生活虽然不易,但也让他遇到许多知音。澳洲女士Carlotta Bush没有歧视亚洲人,还提拔了他,成为他的经纪人。简单来说,柯继雄在澳洲成名,全因她的关係。1992年,在她去世前,柯继雄当上了专业画家。她去世之后,柯继雄画了一系列纪念这位恩人的画作。柯继雄单身,一个人的晚年并不孤单,因为他太懂享受生活。他有四间房子,三间在槟城,一间在吉隆坡。槟城的房子,他分为住家、画室和招待朋友的公寓。吉隆坡那间房子,是他到那里洽谈画展事宜时的住所。过年过节,他家可热闹,很会下厨的他会张罗家里吃的喝的,亲朋戚友都聚在他那儿了。每一年他都旅行,想去哪就去哪。“画家怎幺可以不四处行走,多看多想才会有新题材新灵感。”他说。明年5月,北京一间画廊邀请他当客座画家,他会到那里生活几个月。“我连作品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北京的五月》。”是许子根同学人到晚年,除了家人的关爱,那些从小到大看着彼此走过青春年少,行至意气风发,经历悲欢离合,再走进人生黄金岁月的同窗友好,是退休族特别珍惜的知己。回顾展上其中一幅叫《Classmates》(同窗)的巨大画作,是1997年柯继雄的中学同学託他画,纪念当年大家的同窗友好和青涩回忆。画中人是8位少年郎,柯继雄是画中人之一。八人十几岁时的样子,是柯继雄从当年珍藏的校刊里影印出来,再拼贴上色,视觉效果非常棒。“猜猜看,我是哪一个?许子根是我同学,他也在画里,知道他在哪里吗?看,这就是託我画《同窗》的老同学了。”他兴奋地指着画中人,一一给我们辨识半世纪前后的他和许子根。这些老同学各有各的生活,并不常聚首,但这半世纪以来不曾停止联繫,大家都知道彼此做甚幺住哪里,心还在同窗那里。好像一个刚刚荣升祖父级的中学老同学。他的孙子出生,便迫不及待拨电话给柯继雄,第一时间和他分享当公公的奇特心情。“人生很奇妙,看看这些同学,大家十几岁的时候一起唸书,过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日子,四十几年过去了,大家还关心彼此,那份情谊不就是人世间最珍贵的价值吗?”让学生看画展讲解作品身为大马一线画家,柯继雄没有忘记提拔后辈,提拔的方式是普及美术教育和收藏年轻画家作品。步入安稳的晚年,这些事情做起来更是后顾无忧。就在他这次的年度回顾展上,艺术画廊推出“小星星计划”,安排在中小学生参观画展,参与了解画家与画作的美术教育(填写和涂鸦游戏)。透过这项艺术活动,学生可学习到如何欣赏一幅画,认识画家与作品。柯继雄还在画廊里和学生交流,亲自为小朋友们讲解作品。为了鼓励后辈画家,让他们可以放心画下去,他收藏了不少本地年轻画家的作品。“看到一些有潜质的,画得特别用心的,很有特色的,都会去收藏。关心年轻一辈,表示自己的支持,这是我们应该尽的责任。”/副刊‧报导:张丽珠‧2011.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