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鲁蛇才说硅谷养老

浏览次数:654发布时间:2020-06-23 12:20:04文章分类: E屯生活

只有鲁蛇才说硅谷养老

很多硅谷华人工程师从入职第一天就做错了,一直错到了今天。Rick Sun 在一次私下的聚会上和朋友们表示觉得硅谷养老的工程师都不是好工程师。

博士毕业于南加大、在 Google 工作过 6 年的 Rick 现在已经是一家硅谷名气不小的创业公司 CEO,甚至刚刚获得俞敏洪在美国的第一次投资。

「而这种错,直接导致了他们职场生涯的停滞,甚至是自己给自己造了一个天花板假象。」Rick 说在硅谷,就是有些人忙死,有些人闲死的地方,哪怕他们现在看起来都是同级别的工程师。

「但不超过 5 年你看,他们就成了职场上的两级。」Rick 说,总有人把职场的失败归结于外因,毕竟硅谷有太多外因可以归咎。但他所接触的不少人都是自身做的不够好——从实习到入职,到该如何和上级打交道,到如何提出升职诉求,再到下班后的自我提升,他们都有大把的机会做的更好。

硅谷的忙人和闲人

每天早上 10 点到公司,趁早饭撤下去之前吃一点。开一两个会,然后就可以午饭了。有些年纪稍微大点的,下午三四点就去接孩子了。有些单身的,愣是早早健身耗在公司等着晚饭,吃完回家一起打游戏。

张风说这是大多数硅谷码农的生活。「很轻鬆,也很让人羡慕。不少工程师茶余饭后的谈资就是哪家公司午餐好,哪家公司福利好,哪家公司假期多,却丝毫不愿意讨论技术。」他说几乎很少有人否认硅谷会让华人工程师在本该奋斗的而立之年提前进入「养老」状态。

「不点名地说,个别吹泡泡的,工资特别多的创业公司中午还能一群华人码农在公司旁边公园遛个弯。」张风说码农这个职业在其他人眼里成了钱多,活儿少的代名词。

更可怕的是,其中一些工程师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有一些人觉得自己因为起薪高,就比别人能力高。张风虽然自己也是个 Google 工程师,但是却认为工程师赚钱多,不过是赶上了科技圈的好时候。

「无论原来读商科、文科的,不少都开始转码农。」他说这些人图的就是个「轻鬆」。

所以,每当我们「吐槽」起硅谷,就会吐槽它的无聊以及闲散的生活像是在「养老」。

只有 Loser 才觉得硅谷能养老。Rick 说真正合格的工程师每天都非常忙——上班忙,下班也忙,忙着为升职奔波,忙着上课提高自己的技术。

不少人都忘记了,科技公司是个淘汰很快的地方,硅谷更是。现在放鬆下来很舒服,但是未来不超过 10 年,就会发现自己技不如人,甚至面临淘汰。他说。

Rick 说,好的工程师一周最少要花费 10 几个小时钻研新技术,提高自己,甚至去上一些线上教育平台的技术课。可以说,不会人工智慧,也不会自动驾驶,或者没有什幺一技之长的工程师很难有真正的职场上升。

不过,大多数人可能都忽略掉的是——除了技术,他们还需要提高职业素养。而缺乏这种职业素养的结果,就是让他们第一天就失去了和其他族裔工程师一起迅速升迁的机会。

职场利益和素养不是拍马屁,而是真正 be professional的一部分。Rick 接受採访时这样表态。

印度人正在超越你

2018 年的确有很多外在的因素让毕业生们更难在科技公司找到工作。你可以把它归结为科技公司的不景气,甚至也可以归结到坐在你身边的印度同行们。但更多的问题,都在你自己身上。

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印度工程师和中国工程师会在硅谷科技圈被来来回回比对,也有不少华人工程师不太认同印度同事的想法和做法。但是根据移民局官网显示的资讯来看:2017 年,印度学生签证数量仅仅是中国学生签证数量的一半,但拿到 H1B 的数量却佔同年工作签证受益人总数的 76%,是排名第二中国留学生的 8 倍。

实际上,中国留学生数量每年高达 30 万,却只有 20 分之一拿到工作签证。

除了印度 ICC不合理佔用了数量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中国职业教育是个荒漠——很多人都没有足够的职业素养,也缺乏明确的职场发展目标。

「很多人眼里,求职这件事只有刷题进到 Google,没进到 Google 这样简单的想法。」Rick 说这把面试看作是刷题是很浅薄的,而在毕业求职时把进入 Google 当作职场成功的标誌更是短见。

实际上,很多人从找全职之前的学生时代实习就出现了问题。Rick 说之所以印度人拿到更多的 return offer,并不全是印度裔管理层的「包庇」。

很多中国学生实习期间,不但没有和自己的 manager说过多少话,甚至到实习结束都不认识自己的 director是谁。Rick 说这就让实习本身的意义大打折扣。

Rick 说自己在 Google 带过很多印度实习生。他们入职第一周就会 e-mail 询问 manager 是否可以一起坐下来喝杯咖啡。他们会趁着喝咖啡的和你聊聊他的职业诉求,甚至明确提出来自己有兴趣毕业后回来全职工作。他们会仔细地询问自己和拿到 return offer 有什幺差距,需要怎幺提高。

这种和上司主动沟通和寻求指点和帮助,是中国实习生相对比其他族裔实习生所欠缺的。

很多华人看不上喝咖啡这件事,把这个叫拍马屁;甚至把印度人主动对项目提意见叫指手画脚;把做项目演讲看作只会吹牛。Rick 说实际上,这是职场不可或缺的流程。这样做只会提高你的专业度——明确提出你的诉求,并且请上司和 mentor给你提出有规划的建议。

很多小细节不善沟通的年轻华人工程师也做得不尽如人意——例如不太知道去 Manager 家做客需要怎幺办。

「当我还在 Google 的时候,director 庆祝产品上线,邀请所有同事去他家吃饭。他的太太準备了烤肉和酒。第二天,所有的中国以外的同事都準备了一张小感谢卡,让 director 带给太太,只有组里的中国同事没有任何反应。」Rick 说一些中国工程师看不上这些「表面工夫」,但殊不知这是西方文化下最起码的礼貌和礼仪,以及职场上非常重要的一点——要懂得感激别人的付出。

「不要说感激,实习结束,很多中国实习生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了,更不可能主动去和上司、同事沟通、复盘自己的表现。」Rick 说这样的人很难给团队留下好的印象,甚至将拿到 return offer 机会也拱手送给了他们曾经「瞧不起」也「看不上」的其他族裔竞争者,更可能让实习本身也失去了价值。

升职加薪要自己争取

「在硅谷科技公司里升迁这件事,除了你自己,没有人会主动替你着想。」Rick 说很多中国工程师在职场上工作很多年没有升职,就怪公司制度,怪自己的领导不是伯乐,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从未和上司明确提出自己的升职诉求。

「提出诉求的时候,也需要明确向上司摆明自己过去六个月的工作业绩。简单来说,就是自己做了哪些项目。」Rick 说这就需要有升职意愿的工程师们提前 6 个月以上就开始做準备。

具体来说,在提出诉求时,你需要明确列出过去六个月你做的三个以上项目,并且询问上司,例如升职到 senior职位,还缺乏哪些能力和经历,甚至询问上司能给你哪些支持和帮助。Rick 说在硅谷的职场上,懂得合理地和上司沟通自己的诉求是华人工程师需要恶补的一门必修课。

如果往再高的职位升职,工程师们就需要主动带小团队做一些项目,甚至站在管理的角度去想问题了。他说。

此外,想要在职场上升职足够快,也有一些 Rick 和他的同事们总结出来的硅谷职场秘诀。

「今天就说两个。」Rick 大方地分享。

怎样判断自己的经理是好的经理?

Rick 看来,manager 分为五个等级。同时,manager 的好坏会直接影响你的职场升迁。

  1. 导师级别。这类人能部分充当你职场上的导师。除了行为上是你的榜样,同时,能够主动给你一些适当的指导,并告诉你该如何规划你的职业生涯。
  2. 有求必应:这类 manager 接到你的升职请求可以做到有求必应,积极地帮你準备升职材料。
  3. 公事公办:也是大部分比较好的 manager 的类别。他们客观办事,不会特别表现出对你的偏爱,但也不会故意绊你,属于中规中矩的那种模式。
  4. 苛刻:他们对你的付出和努力视而不见,不给你任何机会升迁,甚至对其他个别其他同事特别偏爱。
  5. 负面:他们通常直接给你打出了 PIP。

Ps:职场上跟对上级很重要。那些能指出问题,提出帮助的经理会让你成长很快。Rick 说一旦发现遇到第五类上司,不如走为上策。

什幺样的项目才是好的项目?

在科技公司工作,除了髒活累活抢着做外,也需要主动地去选择,甚至是「争夺」好的项目。

科技公司内部,项目的好坏主要取决于项目对于整个公司的可见性和影响力,更简单来说,能给公司带来多大的利益。

尤其是那些影响力、带来的收入、新用户可以被量化,以及公司当下或者未来会非常重视的项目都很可能让你在公司内部「扶摇直上」。

相反,不好的项目就是那些零散的,没法量化的,日复一日重複的简单劳动。而一味地在团队里被动地做重複的,边边角角的工作,或者在美国的公司里,以为还需要像中国职场那样等着领导分配项目的工程师,很可能就是升职最慢的人。

「不爱发声的华人工程师常常吃闷亏。」Rick 说美国科技公司和中国不一样,工程师们需要自己主动去争取好的项目。

「有些人认为自己有五年、十年工作经验就必须被升职,否则就是被印度 manager 故意压制。」Rick 说其实有些时候是这些人自己在职场规划时做的不够多。

「一年工作经验乘以十并不等于十年工作经验。」Rick 说日复一日重复着同一件事是不会让你变得更有「经验」。

工程师永远不要停止学习

「在硅谷,一个无人车工程师市场平均薪资接近 24 万一年。其中优秀的人才每年收入可达 40 多万美元。」Rick 说那些愿意提高自己技术的工程师「生逢其时」。

「所有人都知道无人驾驶工程师薪水高出普通软体工程师 30-50%,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每天晚上不休息、不闲逛,多花费好几个小时上一门无人驾驶课程,为自己在未来赚得一个好前程。」Rick 说在这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事情。

从 2013 年开始,Rick 发现周围有越来越多学弟学妹、甚至是大家都在刷的 Leetcode 题库创办人本人都因为找不到理想工作,来向他寻求面试经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对于职场素养的技能可以让更多人获得更好的职业发展。

也就是那一年,Rick 创业成立了一家华人的科技公司职场培训公司来 Offer。而发展到 2017 年,已经有接近 2000 名学员拿到 FLAG等硅谷一线科技公司的实习和全职工作 offer。

而在创立的第 5 年,也就是上个月,来 Offer 刚刚成为新东方在美国唯一直投的创业公司。朋友圈里大家都笑称他是被俞敏洪 Pick 的男人。

「我非常反对别人把来 Offer 叫做刷题班。」Rick 说俞敏洪本人看中来 Offer,并进行战略投资也是希望新东方能够给中国留学生获得出国留学的 offer,而希望来 offer 把毕业之后的事情做好——帮助这些留学生提高职业素养,顺利找到工作。

「既然是战略投资,未来一定会有更多可以期待的合作。」Rick 说具体合作形式还需要些时间才会公布。

在美国科技公司中摸索上升模式的华人工程师需要的是全方位的建议和职业素养的提升——他们需要有人告诉他们该如何表现地让面试官满意,该如何修改简历,甚至入职的第一天该做什幺、第一周该做什幺、第一个月该做什幺,以及第三个月该如何和 manager 进行入职后的第一次 review 沟通。

「而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目前工程师们最该获得的能力是无人车研究的技术。」Rick 说之所以开设这门课,主要是看到了未来十年硅谷科技圈的下一个爆发点。

这门课除了技术知识的讲解外,也非常注重实践。Rick 介绍说本週,来 Offer 已经和硅谷最前沿的、专攻无人驾驶精准定位技术的无人驾驶公司 DeepMap 一起合作,在无人车课程上提供相关的技术实操项目,并由 DeepMap 的资深工程师进行课后审核。学员甚至有希望获得 DeepMap 公司的面试直通车,拿到高薪工作。

「未来 15 年内,只要政策跟得上,无人车领域都会是下一个爆点。现在几乎所有汽车公司都在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在无人车领域的研究上,那些科技巨头也是。无人车平台未来会像是 Apps store 平台一样,和其他各种技术相整合来彻底改变人类的出行。」Rick 说他在卡耐基梅隆无人驾驶研究的导师告诉他,每周都有各种汽车、无人车厂商来向教授询问有没有要毕业,甚至还没毕业的学生可以提前超高薪挖过去。

「这个产业发展越来越快,但是人才储备完全跟不上。」Rick 说不是所有工程师都可以当无人驾驶方面的工程师的,需要额外上专业课。

而这也就是来 Offer 主推这门课的原因——我们觉得对那些有编程基础的人来说,这是最有价值的知识和技术。Rick 说毕业两年的无人驾驶方向博士,年薪没有低于 25 万美金的,每个公司都求贤若渴。

「这门课的老师都是活跃在第一线的人工智慧领域的老师和工程师——有来自卡耐基梅隆、华盛顿大学的教授,连助教都是 Uber Motion Planning 组的工程师。」Rick 说这门课是小班教学,一门课就三十个人,老师都能叫出每个学生的名字。

在採访最后,Rick 和我强调,哪怕只要有一个人读了这篇文章能够对自己的职场获益,他都觉得是值得和开心的。